正规十大彩票平台-最好的彩票投注平台

首页 / 国际合作 / 海外学习与外事交流 / 交流感想 / 韩国延世大学 / 正文

校名:

QS学校排名:

QS专业排名:

延世大学交流小结--沈然


2015-05-04 浏览

校名 学校排名
专业排名

延世大学交流小结

12级经济学系 12307100058沈然

首先感谢经院给我这样的机会,在延世大学交流一个学期。回想起这一个学期,所修习的课程,参与的课题,结交的朋友,体验的文化……让我一言难尽。

先聊一些实用信息:

1,延世大学教务规定商经学院的课程最多选注3门课,为了方便转学分,商经学院的课程中我选修了计量经济学、货币银行学、国际金融这三门。

2,很推荐计量经济学,这门课的老师金泰焕教授是怀特的关门弟子,他从一开始就是用高级计量的思路讲的,由浅入深,很喜欢和学生讨论问题。讲怀特检验时,关于异方差,他为我们讲解了半个学期,讲得十分透彻。关于这门课有一个传言,50人左右的班级老师会挂将近一半的人,而且优先从海外学生挂起——不过根据我自身的经历,只要平时认真听,尤其是要理解老师课上的证明推导,考前再自己推一遍,考试问题不大。这门课的助教,教授的博士生Gwang Min Kim学长,非常认真、热情。记得一开始老师讲orthogonal projection,我听得云里雾里,写邮件问助教,Kim学长先简单回复了我四百余字,然后特意跑去图书馆帮我借了原版数学文献,找到了相应的章节影印给我,然后又写了将近一千字的邮件解释给我听——其严谨热心程度让我佩服又感动。

2,延世大学的图书馆有好几座,推荐三星图书馆以及医学院附近新建的音乐图书馆。三星图书馆有大量自习座位,不过需要凭学生证在相应的取号机器拿号,时间过了还需要再去续时。该图书馆有定期的露天电影放映活动,学生会会提供零食和毛毯。音乐图书馆有老馆新馆之分,新馆设施很好,琴房的隔音效果一流,馆藏的CD也不乏绝版的珍品,但是只能在图书馆听。

3,关于食物,无油低盐,一顿大约30人民币起,无上限;韩国食物物价高,刚到韩国看到超市里的大蒜一头是9元人民币的样子,一斤牛肉是800人民币的样子(可能是韩牛),总之,在韩生活费大多数都在吃上。学校食堂整体比校外便宜,物价由高到低分别是:学生会二楼食堂(分中西韩日四种),新闻学院一楼食堂(意大利面很有特色),学生会一楼食堂,商经学院地下食堂(好吃又便宜,但是菜式单一)。其他的还有食堂还有图书馆地下食堂,不过我没有尝试过。

4,韩国学生的英语水平参差不齐,后来与韩国朋友聊过发现,韩国有相当的门阀、家世文化,一般都是条件相对优越的家庭才能雇佣英语好的大学生来补习英文,所以,英语水平从某种角度上反映了家境和其社会地位,英语好的人会受到尊敬;因而,在韩国会一些基本的韩语还是必要的,很多情况下,英文交流是困难的。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在韩国,说汉语都比说英语管用(因为学习或掌握汉语的人越来越多,服务业中大量雇佣在韩朝鲜族或中国留学生)。

5,韩国衣物价格是中国的三分之一。这与外贸策略有关,比如衣恋集团出口中国的策略就是三倍定价,旗下的服饰品牌基本都是这样。

6,韩国衣物、化妆品等打折频繁,但一分钱一分货,其化妆品产业繁杂良莠不齐,建议购买时要谨慎。

7,韩国人对于外在形象的追求极高,街道上地铁站里穿衣镜随处可见,女生不化妆会被视为很严重的失礼,穿衣不佳或者两天穿同样的衣服,也是失礼的行为。

8,办外国人登录证尽量早办早去,否则排队要排很久。

9,谷歌地图、苹果地图等都不支持韩国,英语地图我推荐map with me,韩语好的同学可以用他们本土的naver map。此外,建议下载他们的地铁软件korea subway。

10,可以考虑在韩国学车,学时很短学费约3000人民币不到,驾照回国可转回,但注意谨防欺诈行为。

11,建议在韩期间注意补充VC,韩食易上火。

12,韩国理发,在新村凭延世大学学生证可以享受优惠,折后男士理发的价格普遍为120人民币左右;女生染发好像是800左右,有待考证。不过剪头发也可以在延世大学的学生会大楼的地下剪,大约30人民币一次。

13,韩国办日本签证相当方便,凭D2签证和流水账一般第二天就能取到签证。据说回国之后可以凭在韩国办的签证去日本,有待考证。

14,大多有关韩国的生活问题可以在“奋斗在韩国”论坛上寻找答案。

15,延世大学的校园住宿名额有限需要及时抢注,SK Global House和International House区别在于前者有独立卫生间,有独立浴室,后者是公共的,别的差别不是很大。二人间选择室友的时候建议选华人,文化习惯的相似会有更多共同语言,也往往有更多的理解。

16,韩国周日或是假日很少有餐厅营业,因而要早起或者预先去便利店买便当,否则会被其他人买光。

17,首尔冬天室内有暖气,室外零下十几度,建议穿可穿可脱的衣服,小心感冒。

18,延世大学的讲座信息大多通过学邮定向发送给研究生、本科生,交流生除了墙上的海报,最好认识几个研究生朋友,可以获得很多高质量的内部讲座信息。

19,商经学院师资比较强,会有一些顶尖学者被特聘过来开设课程,半学期到一学期不等,甚至是诺贝尔奖得主,可以去旁听。

20,延世普遍不收本科生做助研,助研的要求一般至少是硕士。

21,首尔山地多,坡度陡,延世大学在山上,建议多备登山鞋。

22,来延世后建议外国人登陆证办完之后再去SK Global House的手机店办电话卡,办post-paid类型的划算,月费大概200元人民币;韩国的公共olleh wifi需要办理olleh的电话卡才可以免费使用,校内有校园网。

23,凭护照可以在学生会楼地下一层的Woori Bank办理借记卡和存折,韩国除了夜宵摊之类的基本都可以刷卡付费,且刷卡不需要输密码,所以注意保管银行卡;此外,建议在国内办理华夏的银行卡,在韩国提取现金,华夏银行卡每日首单免手续费。

24,交流生课程抢注一般竞争激烈,抢住不到可以按照校方指南找课程教授签字条批准,建议及时邮件预约教授,或者找到教授本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要到签字就意味选课成功了。

下面是纯粹个人的感受:

刚到韩国最大的不习惯应该就是饮食,我惊讶韩国人食量之小:一小盘年糕两个人分着吃还有的剩。一碗饭基本就是一两多一点的样子,而且低盐无油,没有肉,蔬菜也大多是海藻、豆芽菜这类不像是蔬菜的蔬菜——这一切让我在韩国的头一个月经常处于饥饿之中,后来就习惯了。韩国物产匮乏,严重依赖进口,有几年甚至连大米都是依赖中国东北的。我觉得这是一个有趣的题目,关于韩国的农业进口,有心人可以继续关注。

而与物产匮乏相应的,是他们身土不二的情节,吃什么都一定要是韩国的。他们的食堂会用韩语明确标明原产地,譬如,大米:韩国;牛肉:澳洲。一次,一个韩国女生和我很认真地说:这个食堂的大米吃起来不像是韩国的,我们别吃了吧。大家可以感受一下韩国人的这个情节。

关于食物,还有一个我一直不明白的,虽然肉类在韩国很贵,韩牛堪比奢侈品,绿叶蔬菜在韩国更贵,猪肉的价格却很不统一,烤猪肉大概500g要卖7000-9000韩币,但是猪排饭这种,一大块猪肉配米饭,大概只卖5500韩币,我不是很明白。

第二个就是集体意识很重,一个代表就是他们的酒文化、聚餐文化,记得我回国后写了这样的话:

Soju, often literally translated as burned liquor, has seared itself into the Korean collective consciousness since Mongols first invaded into the peninsula and brought out the special technique for distilling what has now become the best selling booze after presumably 800 years. The rice wine, apart from another more widely-known token food Kimchi and Ramen, seems to be the incarnation of both Korean spirit of solidarity and custom of highly frequent hanging out. Worthy-notedly, eating alone may be kind of embarrassing moment there. You can hardly see single one sharing a meal with the smart phone. Often is the case, instead, even a plate of laver rice or a small bowl of seaweed soup would rather be shared by two or more people. Aside from dinning in front of a screen and chatting with virtual friends in the long list of messaging apps, Korean may have found the alternative to transform individual solitude into “solidarity”. In such background, gregarious social activity is one of the strong fuels in Korean melting pot, for which soju obviously plays a significant role of connecting each other. In other words, if you do not drink, take myself for example, you may find trouble getting integrated into any member club even like skilled based choir, since you cannot share social life with them as expected. For all above, soju hence represents too much for every Korean, distilling varying kinds of memories out of everyone's life. Recalling days in Seoul, every time when I walked by the streets, the volatilised flavour of Korean sake haunted my nose, which could be only reminiscent of the scene in the welcome party——the host, an engineering-majored tall skinny girl, cordially voiced her love for Soju and suggested the popular drinking manner to all international students, in which sinking soju shot into beer and bottoming up in the same time, to show “favourable" respect.

上面这段话发给韩国的好朋友,在她的朋友之间也传阅了,一致赞同;我想这大抵算是一种共鸣吧。

其实当初去韩国除了学习,还抱着一个很大的念头,就是完成我的田野调查——为此,专门在首尔、仁川都做了田野,结交了好多朋友。其间有甜也有辛酸,个中滋味也只有自己知道,记得当时在日志里写:

“跟着新认识的韩国人乘七绕八绕又不报站的公交,晚上借宿在别人家的筒子楼公寓,在他们的厨房里打地铺,喝着夜风忍着韩国大蚊子。那一刻,第一次感受到了蜷缩二字的滋味,是一种寄人篱下不知未来所之的漂流感。熬着这样奇异的滋味,看老师发过来的文章。”

后来七七八八好歹完成了田野报告,也有了后来的The Irrational Foundation of Economic Behavior ——take Seoul Christians as an example,也正是这篇文章结识了BU的Charles教授和Purdue的杨凤岗教授;Charles教授给了很多理论上的建议,还特别给了我一个时薪二万五韩币的家教兼职贴补生活费;杨老师专门来信鼓励我,给了我很多重要的资料,我在此特别要感谢他们。

当然,要感谢的人很多:和我一起聊文学、聊人生,还专门来上海看我的Hyunjoo Choi,和我辩论马克思韦伯、黑格尔,帮我引路做田野的海晶,和我一起挑灯夜战计量论文的范保临同学,每次都翻译转发讲座信息给我的张维学姐、人生导师韩美怡学姐,一起插科打诨的淑娴……还有许许多多在韩国,在延世相遇的朋友。

人们说离开母校,像是离开暖巢,独在异乡,体验所谓的“nebulous adulthood”。我想我们的生活是丰富而独特的,不管去哪里,做什么事情,都要有一种真实的、有力的确信感——做让自己骄傲的事情。想起当时田野的瓶颈适逢期中的压力,自己在日记里写:Someday the sun is going to die and everything will be ruined in the apocalypse, all frozen in mundane silence. In such circumstance, even with the successful curbing of global warming, nuclear problems and so on, nothing will be helpful to keep in existence, Shakespeare’s poems, Hemingway’s novels, all of Keats, Brahms’ symphonies, any names once historiographically etched in civilisation. However, I am eager for the gigantic permanence, at least to make something different at least to myself in the exact period of my 20 year old age, the autumn and winter experienced in Seoul.

离开延世的前两天,我把交流时断断续续在宿舍里画的两幅画藏在了三星图书馆里,期待有缘人吧。

相关项目更多>
  • 延世大学交流小结--沈然

    延世大学交流小结 12级经济学系 12307100058沈然 首先感谢经院给我这样的机会,在延世大学交流一个学期。回想起这一个学期,所修习的课程,参与的课题,结交的朋友,体验的文化……让我一言难尽。 先聊一些实用信...

    查看详细内容 >
  • 延世大学交流小结——范保临 国际金融系 123071003...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还记得当初在查找有关交换学校资料的时候,延世大的校训便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Yonsei,where we make history. 直到如今我结束了在韩国四个月的交...

    查看详细内容 >
返回顶部